欢迎光临某某监控摄影有限责任公司
新闻动态
联系我们
销售热线:
Contact Hotline
400-123-4567 15899999999
传真:400-123-4567

E-mail:admin@adminbuy.cn

公司地址:广东省广州市番禺经济开发区
当前位置: 澳门AG赌场攻略 > 新闻动态 >
人脸识别,用户担心“丢面子”
 

从机场火车站到取厕纸都尝试刷脸  人脸识别,用户担心“丢面子”

角门西站的友宝自动贩售机,刷脸支付成为诸多付款选项中的一个。

北京西站,刷脸验票验身份进站。

新风街一号院,居民们对刷脸开垃圾桶态度不一,更多的还是按钮开箱门。

7月25日,“北京国际城市轨道交通展览会暨高峰论坛”在北京开幕,北京地铁正在进行内部测试的人脸识别检票闸机也首次面向公众亮相,北京市轨道交通指挥中心主任战明辉表示,未来北京地铁有望通过人脸识别等生物识别方式进站乘车。

近年来,人脸识别技术在越来越多的场景得到应用:封闭场所刷脸进门,买东西时刷脸付款,机场火车站刷脸验证身份,甚至出现了刷脸取厕纸、刷脸扔分类垃圾的尝试。

北京晚报记者调查发现,部分场景下应用人脸识别技术并未得到市民们的认可,甚至在高调上马后悄然撤下。专家表示,人脸识别技术适合应用在需要身份验证的场景,如果没有身份验证的需求,刷脸往往只是个噱头,还有泄露个人隐私的隐患。

门禁

应用最广 认可度高

7月31日11时,北京大学东南门,两台人脸识别闸机设置在传达室前,不时有学生站在闸机前,看向右侧的摄像头和屏幕:识别成功屏幕上会显示学生姓名、打开通道,识别失败则会再次捕捉人脸,直到识别成功或者使用学生卡刷开闸机。

不仅是学生和教工,游客也可以通过在预约系统中录入人脸信息的方式刷脸入校参观。

“不是只能刷脸,如果没有录入人脸或者不想刷脸,可以刷本校的学生卡进入。”保安介绍,出示本校学生卡、校友卡这种最原始的方式也可以。

“去年我毕业的时候西南门和图书馆刚装上。”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的小瑶告诉记者,由于食堂等地方还是需要带卡,所以暂时还未实现刷脸畅行校园,“如果将来所有地方都能刷脸,可以不带校园卡,那就真的方便了。”就职于公关公司的白领晓雨也认为门禁适合使用人脸识别技术:“不用拿卡或者输密码,很方便。”

调查发现,在门禁、上下班打卡这类场景,人脸识别技术的应用得到了较高认可。在这些应用场景下,相对个人生物信息泄露,更多人关心的是识别的准确性与通行的速度。

记者在北大东南门停留10分钟,5名学生中有2名进行了两次以上的识别;在北大未名BBS上,也有学生吐槽除了图书馆外很多门刷脸都刷不进去。

“可能是我们单位门禁的人脸识别系统太差了,有一天我刷了12遍,各种角度各种表情,就是不识别。”就职于某事业单位的小璐颇为无奈。

交易

便捷迅速 选择之一

地铁角门西站,4号线与10号线的站厅层,友宝自动贩售机前不时有乘客驻足购买饮料:在机器或者屏幕上选择自己想要的商品后,在屏幕上可以选择支付宝、微信、中行、农行的扫码支付,也可以选择最新上线的支付宝刷脸支付。

“最开始只能用硬币和纸币,后来可以扫码支付了,今年端午节的时候,我发现可以刷脸支付了。”家住4号线沿线的小徐经常在这一站换乘10号线,他告诉记者,第一次刷脸支付有随机红包,所以他就尝试了一下,“我早就在支付宝里录入了面部信息,所以选择刷脸之后屏幕上的摄像头就识别到我了,只需要我再输入一下手机的后四位数,就支付成功了,都不用把手机掏出来。”

记者在现场体验后发现,人脸识别大约需要2秒钟,输入手机后四位并确认需要3秒钟,速度确实不慢。但在记者停留的10分钟内,3名购买饮料的乘客均未选择刷脸支付,询问后得知2位乘客未在支付宝录入面部信息、1位乘客觉得在人流密集场合被屏幕显示出人脸有些尴尬。

“前两天在超市买东西的时候用过,确实更方便一些,毕竟不用带手机。”家住通州的大学生潇函说,“但是刷脸支付并没有当初扫码支付出现时候那种跨越的感觉,所以有点可有可无,并不是非它不可。”

调查发现,交易场景下的人脸识别技术应用也有较高的接受度,但前提是人脸识别只是作为众多支付选择中的一种、而非唯一选择,此外盗刷风险也是市民关心的问题。

服务

扔垃圾取厕纸 不太吃香

“垃圾箱打不开吗?旁边有按钮看见了吗?一按就开了。”7月31日中午,西城区新风街一号院西门的分类垃圾桶前,正在研究如何刷脸打开垃圾桶的记者被路过的居民提醒。

7月初,媒体曾报道新风街一号院的分类垃圾桶自带人脸识别,居民扔垃圾前先“刷脸”。而记者实地调查发现,垃圾桶其实共有三种打开方式:按钮、刷卡(未实现)、刷脸。